田野牧蜂苏先生说 | 我在秦岭的五月牧蜂季

歌德说:”五月是个恋爱的季节”,诗人看到的是花开浪漫,但是对于我们牧蜂人来说,五月槐花飘香,是追花夺蜜最紧张的一个月。 从大的花源植物来说,春季油菜花期后,就要准备采集槐花蜜源了。…

歌德说:”五月是个恋爱的季节”,诗人看到的是花开浪漫,但是对于我们牧蜂人来说,五月槐花飘香,是追花夺蜜最紧张的一个月。

从大的花源植物来说,春季油菜花期后,就要准备采集槐花蜜源了。

槐花又叫洋槐、刺槐,是外来植物,陕西、甘肃以秦岭山脉为中心的黄土高坡是槐花面积最大的区域。这得益于上个世纪的封山育林,飞机播种,在这里的山沟野壑分布了最密集的槐树林,也成就了“世界三大黄金蜜源地“的美誉。

 

每年的槐花季,我都要驱车前往,跟蜂场师傅们同吃同住十几天,确保每一个生产环节,细致到位。在槐花花期不仅要采集蜂蜜,更有换王、新王交尾、子脾培育等蜂群管理的细致工作,这会影响到一年的蜜蜂采蜜。

 

秦岭山脉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养蜂基地,秦岭是中国的龙脉所在,东西绵延了1600多公里的山脉,分割了中国气候的南北。我更喜欢秦岭自古以来的人文情怀,老子的道德经,儒家的关学,历代的隐士;从李白的“蜀道难”到”王维的”辋川图”等等。

也许是因为对于古圣先贤的仰慕之情,吃一口在这个区域采集的水白蜜,都感觉带着一种文人的气息,清香淡雅,鲜洁甜润。

 

槐花开花的期间,整个蜂场都弥漫着清甜的花香,早上醒来叽叽喳喳全是小鸟的叫声,偶尔还有野鸡的“嘶鸣”,时常还能看到晨雾在山间缭绕,久在城市里的人在这里就像到了世外桃源。

起来看看天气,再查查手机的预报,基本这一天的上蜜情况就了解个七八分了。

流蜜好的时间,整个森林都是香甜的。

你坐在这蜂箱边上,看着一个一个的小蜜蜂胖胖的、鼓鼓的,飞到自己的蜂箱旁边,并不急着往蜂箱里钻,她要在蜂箱边上歇歇脚,慢慢再爬进蜂箱,似乎是小蜜蜂也在为采集的喜悦弥漫着。

 

在蜂场,看着每一天蜜脾的变化,那种喜悦充满内心, “祝你有割不完的蜜盖”这是国外一句古老的祝福。

 

一瓶槐花蜜,小蜜蜂要在几百万朵花上采集花蜜,在经过十五天以上的充分酝酿,才能自然封盖成熟,每一滴都来之不易。

从蜜脾里分离出来的水白蜜,颜色至清至浅,自然波美度能到42度以上,除了简单的过滤蜡渣,不再需要任何人为干预。

即使同是在秦岭采集的槐花蜜,也会根据采集区域、成熟程度、蜂群状况、分离、过滤、运输等环节的不同,细分出不同的品级。

 

不同品级的秦岭槐花蜜口感、颜色、营养均有差异,其中以水白色为最佳,所以我们采集的这些顶级槐花蜜叫做“水白蜜”。

水白蜜口感鲜洁,拥有槐花的特性,祛火润燥,清热排毒,调理肠胃,活性物质丰富,含有人体每日所需的大量营养,对身体提高免疫力很有好处,也是老少皆宜的一个蜜种。

 

水白蜜还是出口蜂蜜中的佼佼者,在国际上广受欢迎。

2019年,在参加法国养蜂协会Joe主席的欢迎晚宴上,我带去的就是我们在秦岭采集的水白蜜,主席先生很是喜欢,对这款水白蜜也是大加赞赏,都是行业内的专家,他们最明白采集到的这个品质的不易。

 

在去年巴黎的国际蜂蜜标准制定的会议现场,水白蜜作为优质蜂蜜的样品代表,各国专家争相品尝,对这款中国蜂蜜也是刮目相看。

 

水白蜜的采集受天时地利与人和各种条件的制约,每年情况都会有些许差异。

今年的倒春寒冻坏了很多低处的槐花穗,开花期间的风和连续两三天的小雨,使得水白蜜整体歉收五成以上,养蜂采蜜是个三分靠人、七分靠天的营生。

在蜂场,最休闲的时间就是下午太阳即将落山,忙完一天,开车去信号好一点的地方,给家里打个电话,看看夕阳西下,有无尽美好。

 

夜晚的星星是牧蜂人的福利,还有远处的蛙鸣,身旁小蜜蜂酿蜜的嗡嗡嗡,混合成一首美妙的催眠曲,天与人与万物,此刻是那么的和谐共处。

天赐的花蜜,辛勤的蜜蜂,每天忙碌的牧蜂人,天地人和共同成就了眼前的这一瓶—水白蜜。

 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关注QQ
关注我们

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